“石油戰爭”升溫,金融市場震蕩,沙特最終或將屈服

首頁 > 國際 >正文

【摘要】“沙特和俄羅斯都在計算石油價格戰和休戰的收益和成本,石油價格戰在短期內將持續下去。但如果雙方發現合作的收益更大,那就會選擇合作。”潛旭明認為,若俄羅斯在3月18日的OPEC+會議上重返談判桌,則雙方會選擇則繼續合作。

特邀作者     時代財經 原創  ·  2020-03-13 22:28
“石油戰爭”升溫,金融市場震蕩,沙特最終或將屈服 - 金評媒
作者: 時代財經   


文/時代財經    劉沐軒


自從3月6日OPEC+的談判破裂后,石油輸出國組織(OPEC)的實際主導國沙特阿拉伯便挑起石油“價格戰”,3月9日當天油價驟然下滑30%,創下1991年以來單日最大跌幅,并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巨幅震蕩。

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于3月12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透露,美國總統特朗普在11日與俄方代表進行了交流。而此前,特朗普曾于3月10日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?本?薩勒曼進行了交流,討論了近期能源市場動蕩的話題。

與此同時,沙特還在不斷擴大“戰爭”。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阿明·納賽爾于3月11日對外宣稱,將在4月繼續增加石油供應至1300萬桶/日。

而俄羅斯作為反對沙特減產計劃的代表,雖然表面上稱“不痛不癢”,但背地里卻在積極采取回擊措施。俄羅斯央行于3月10日宣布了兩項決定:一是面向俄國內市場預售外匯,二是向俄銀行系統注入5000億盧布(約合70億美元)。

面對火藥味日益濃厚的“價格戰”,俄羅斯方面首先拋出了橄欖枝。俄能源部長諾瓦克于3月10日表示,雖然OPEC+沒有就減產協議達成一致,但各方仍有繼續合作的可能。但是沙特能源部長阿卜杜勒阿齊茲·本·薩勒曼卻并沒有接過俄羅斯的橄欖枝,薩勒曼表示:“5月至6月舉行OPEC+會議不明智。”

“沙俄”對抗持續升溫,最后到底鹿死誰手?多方觀點認為,俄羅斯的贏面可能更大。

疫情誘發“石油戰爭”,沙特可能重蹈覆轍

事實上,在3月6日舉行的OPEC+成員國聯合部長級會議上,俄羅斯已亮出最多額外減產100萬桶/日的底線,與OPEC計劃的減產150萬桶/日相差了50萬桶/日。

而沙特和俄羅斯作為除美國外世界最大的兩個產油國,其日產量皆超過1000萬桶/日,區區50萬桶/日的減產額度便引起這場“戰爭”,不禁引人思考,局面何以至此?

對此,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研究員潛旭明3月12日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表示,這主要是由于在當前新冠疫情以及全球經濟衰退的影響下,國際石油市場已經成為了買家市場,導致石油生產大國之間的競爭愈發白熱化。

潛旭明指出,各產油國為爭奪市場份額,競爭激烈,OPEC+內部協調變得越來越困難。“由于財政收入的減少,產油國財政壓力加大,在不能提高油價的情況下,擴大生產份額成為無奈的選擇。因為沙特每桶原油的成本僅為5至6美元/桶,在當前的價格之下,沙特意圖通過擴大產量實現增收。”

而這也說明極度依賴石油工業的沙特,難以適應全球石油需求低迷的環境。

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,歐洲高等商學院能源經濟學教授、油氣專家馬姆杜·加桑·薩拉馬(Mamdouh G Salameh)對此表示,“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背景下,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對客戶下調油價不會占領更多的市場份額。任何新的減產嘗試或加強已有的OPEC+減產協議都只會導致OPEC的損失加劇。只要新冠肺炎疫情能被控制住,全球的石油需求和油價都將回升抵消損失。”

薩拉瑪認為,沙特此舉將可能重蹈OPEC在2014年的覆轍。當時沙特試圖阻礙美國頁巖油產業的崛起,最終卻適得其反。在石油價格崩盤后,當時的OPEC+不得不徹底改變政策,但各成員國的經濟損失卻已經無法挽回。

相比之下,俄羅斯在2014年世界石油價格暴跌時,采取了提高石油產量和盧布貶值的應對措施,比沙特受到的沖擊小很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雖然俄羅斯的財政收入同樣嚴重依賴能源行業,且石油資源開采稅和原油出口稅是俄羅斯最重要的兩個稅種,但俄羅斯國內財政支出和石油公司收入是以盧布計算的,因此盧布貶值可以對沖按美元計算石油收入的減少,緩解俄羅斯財政收入減少的壓力。而沙特早已在各方面與美元掛鉤。

除此之外,雖然沙特和俄羅斯的石油價格戰堪稱“神仙打架”,也殃及了不少產油國,但如果油價繼續下跌,作為全球第一產油國的美國肯定不會坐視不管。

俄羅斯的“安全氣囊”

據塔斯通訊社報道,俄羅斯總統普京曾于3月10日表示,俄羅斯可以從容度過石油市場動蕩時期。俄能源部長諾瓦克也表示,俄羅斯石油市場擁有可靠的資源基礎和足夠的資金儲備,能夠應對可以預見的油價波動,并能保持在世界石油市場上的競爭性。

從俄羅斯政府近日采取的行動來看,俄方的言論并非虛張聲勢。除了俄羅斯央行在3月10日宣布的預售外匯,和向銀行系統注入5000億盧布的資金之外,俄羅斯方面還有其他“招數”。

俄財政部在3月10日的公告中表示,截至3月1日,作為俄羅斯石油財富儲備的國家福利基金資產規模已增至1500億美元。而這一規模“足以應對油價在每桶25至30美元水平持續6至10年時間給俄羅斯財政收入帶來的損失”。

據悉,該基金的前身為俄聯邦穩定基金,目前,俄政府將油氣領域超額收入放入國家福利基金,發揮著“安全氣囊”的作用。

對此,潛旭明指出,“俄羅斯作為全球第二大產油國,大部分石油是通過陸路(管道和火車)運送到歐洲市場和亞洲市場。與沙特相比,有運輸通道方面的優勢。另外,俄羅斯的出口石油很多是長期協議,即便國際油價下跌也不會馬上反映到油價上,所以在短期內有能力應對沖擊。”

而對于原油下跌將持續多久,潛旭明表示,原油市場的持續下跌時間主要看疫情何時能被控制住。在他看來,現在疫情在全球蔓延,如果未來1-2月之內能得到控制,國際油價將重啟回升,但若短時期得不到控制,油價將會持續低迷。

“沙特和俄羅斯都在計算石油價格戰和休戰的收益和成本,石油價格戰在短期內將持續下去。但如果雙方發現合作的收益更大,那就會選擇合作。”潛旭明認為,若俄羅斯在3月18日的OPEC+會議上重返談判桌,則雙方會選擇則繼續合作。

對此,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3月11日報道,俄羅斯能源與金融研究所基金會能源問題專家阿列克謝?格羅莫夫認為,如果油價跌至每桶30美元以下,OPEC和非OPEC產油國交易參與國將再次進行談判磋商。

“OPEC和非OPEC產油國之間的相互關系尚未結束,沙特增產石油的聲明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打心理戰。如果形勢繼續向不好的方面快速發展,其中包括新冠病毒可能在歐洲繼續擴散,那么各產油國將被迫再次開會并達成協議。”格羅莫夫說。

與此同時,美國《福布斯》雜志也于3月12日表示,俄羅斯領導層應對國際紛爭經驗比現任的沙特王儲要豐富得多,而且沙特有理由快速做出讓步,結束“價格戰”。

《福布斯》還指出,沙特有五分之一的國民持有沙特阿美的股票,有些人甚至不惜舉債買股。而自“價格戰”開始之后,沙特阿美的股票已跌破發行價,且價格還在不斷下跌。除非沙特任由其最重要的國有企業股價崩盤,否則必然會屈從于壓力,作出一些穩定股價的措施——例如退出這場“石油戰爭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沙特和俄羅斯之間爆發的“石油戰爭”,中國或許可能從中得利。

“中國是最大的石油進口國,低油價會使得石油進口成本降低,國內的汽油柴油價格會下調,一系列重要的工業基礎原材料生產成本都會降低,從而有利于中國經濟的發展。”潛旭明表示,石油價格下跌還將會刺激到中國煉廠的原油采購,從而增加石油的進口。
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作者的其他文章
相關熱帖
評論:
    . 點擊排行
    . 隨機閱讀
    . 相關內容
    南海七星彩